官员不贪财,皇帝说:收点小礼物没关系

官员不贪财,皇帝说:收点小礼物没关系



唐德宗时的宰相陆贽,18岁就考中进士,在华州任郑县县尉。有一年,陆贽回老家看望母亲,路过寿州时,礼节性地去拜见寿州刺史张镒。当时张镒已名满天下,并没把这个年轻后辈放在眼里,在他住了三天之后,才予以接见。可一经交谈,便大为惊奇,被陆贽的学识见解、治国方略所折服,立刻与他结拜为兄弟。陆贽走时,张镒拿出百万钱礼物赠他,但陆贽说什么也不肯接受,张镒再三坚持,陆贽只好从成堆的礼物中拿了一点茶叶。
 
 
不凑巧的是,不爱钱的陆贽偏偏遇到了特别爱钱的唐德宗。德宗继位后,在皇宫设置了两个大库,库中金银财宝及各种贡品堆积如山,他天天以数钱为乐,还只许进不许出。“泾师之变”时,叛军攻进长安,德宗逃亡奉天(今陕西乾县)后,想起了自己的宝贝,痛心不已。后来,叛军的围困解除,各地献给朝廷的给养、贡品渐渐运来。看到这些久违的财物,德宗的脸上又出现了笑容,他让人把东西都存放在行宫两旁的廊屋里,然后亲自题写了两块匾:琼林、大盈。
 
有一天,陆贽在巡视行宫时,发现了这两个库房,赶紧回去写了一道奏折:“‘琼林’‘大盈’这两个库名是玄宗当年为其藏库题写。开元盛世,毁于一旦,就败在这既失民心,更失军心的私念上。现军旅士兵疲苦不堪,伤病员的呻吟声不绝于耳,陛下竟把珍宝贡品私藏在另外的仓库,如果他们看到,情何以堪!”德宗不得已,只得命人把那两块牌子摘掉。
 
 
回到长安后,德宗的欲望又一次膨胀起来,于是暗谕各地方官进贡,并将进贡多寡作为升迁的重要条件。一些藩镇节度使见风使舵,有的每月进奉,称为“月进”;有的每天进奉,称为“日进”,各种财宝贡物滚滚而来。当时的宰相看不过眼,专门上疏奏请德宗停止诸道贡奉,可当他看到德宗不高兴的表情时,又不敢说了。身为翰林大学士的陆贽却管不了那么多,他当着百官的面劝德宗,令德宗很是难堪。
 
陆贽任宰相后,地方藩镇官员纷纷赠送厚礼,有意巴结他,他一概拒绝。于是,不少人向德宗抱怨说他不近人情。德宗也对陆贽老盯着他收礼感到如芒在背,便找机会开导他:“你样样都好,只是为官过于清廉谨慎,同事送你小礼品,你收下又能怎样呢?”陆贽说:“我是宰相,一言一行都对百官有引导示范作用,怎可反其道而行之?一个人如果起了贪念,贪欲就像涓涓细流,会冲沟决壑,泛滥成灾,这岂是小事?”
 
陆贽为相期间,户部侍郎、判度支裴延龄以谄佞德宗而倍受宠信。陆贽仗义执言,多次上书参奏裴延龄的罪行。德宗不听,将陆贽一贬再贬。唐顺宗即位后,下诏召还陆贽,但诏书还未送达,陆贽已经逝去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